幸福摩天輪——專家變蛋散

  這個時代,專家說話愈來愈似蛋散,議員行為則愈來愈似爛仔。最近有兩個荒謬的例子。

  一是香港頂尖學府知名傳染病專家,公開表示對「全民檢測」成效存疑,認為「全民檢測成效很低,加上自己有嚴格管理生活,除了上班就是回家,外出購物不會除口罩,受感染機會極微,不會懷疑自己是隱形傳播者,故不參與檢測。」另一個是醫生協會會長向全民檢測潑冷水,理由是或出現「假陰性」、「假陽性」等情況,防疫應由巿民做好個人防護措施及減少大型聚會等,政府應集中資源針對高危群組檢測。

  聽到我呆了,以為他們是蛋散。可知你們並非代表個人,而是代表專業和組織,但一個說單憑感覺判斷,第二個挑剔檢測的極少數誤差來誇大問題。若是如此,以後毋須做體檢,因為總有誤差,以後有病毋須看醫生,單憑感覺就成,更不要去醫院,那裏病菌多染病風險高。兩人沒有提出如何找到隱形帶菌者,話之你。專家有鐵飯碗,懶理巿民和商戶朝不保夕的痛苦。醫者無父母心,一味挑「全民檢測」的骨頭,以身作則做「不檢測」的示範單位,有違醫者濟世為懷的使命。

  另一震撼事件,是兩位立法會議員涉「暴動」、「刑事毀壞」等罪名被捕。立法者成嫌疑犯法者。近年立法會經常大打出手,發生肢體衝撞、動輒包圍黨同伐異的政敵。第一個被捕的在七二一事件現場,非但沒勸交,反而火上加油。第二個經常置身暴動現場,站在暴徒一邊。反智的年代,專家變政棍,政棍變流氓!

潘麗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