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摩天輪——為何美國疫情居高不下?

  突然收到康乃爾大學一封語氣凝重的電郵,指疫情發生小爆發,發現三十九宗確診個案(執筆時飆升至四十多宗),令校園提升至黃色警戒線。小女兒已到綺色佳康大校園等候上課,令我大為緊張。

  四十多宗確診,遠多於七百萬人口的香港和十四億人口的中國加起來的數字!但康大師生職員人數四萬而已。追查下,疫情爆發來自學生運動員聚集,或許恃年輕體魄好,沒嚴守防疫指示。病毒無孔不入,為數三十六人全中招。幸好康大嚴陣以待,耗資數以千萬元計的金錢,設立嚴謹檢疫制度,每周每人要檢疫兩次,令疫情及早發現,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紐約州最新指示,如果確診數字超過一百人,全校改為網上授課。校長指責這些同學,險些令校方日以繼夜準備開學的努力,前功盡廢。女兒飛了近二十小時到紐約,挽着大箱行李轉了四小時巴士,千山萬水才到康大校園,先檢疫後獨自住在一間空屋隔離十四天,每天吃一包三文治加薯片之類的食物包。因為疫情,我們無法陪伴女兒到美國,只能在港看着美國確診數字擔心。幸好康大尚算謹慎,女兒說,到埗個多星期已檢測三次,我只能一再告誡她萬分小心。

  新冠肺炎像鏡子,反映不同民族性和生活文化。西方人講求個人自由,凌駕集體福祉之上。中國人則較堅忍和守紀律。中國政府認定抗疫為目標,以雷霆手段遏止疫情。特朗普則諉過於人,沒認真抗疫,令國民受苦。美國人若不醒定,性命不保呢。

潘麗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