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摩天輪——死亡

  近日,我活在多重死亡陰影下。先是母親身體每況愈下,她已認不出我。我告訴自己,只要我認出母親就成了。每逢周末送她來我家,推輪椅和她到海邊散步吹風。母親由以往和隔岸的慈山寺觀音像打招呼,到現在全無反應,像一個沒有安全感的小孩子緊握我們的手。但我感謝上天,仍有機會親吻她的臉,牽着她的手,已是一種福份。

  媽媽是我的偶像,知書識禮的女子靠車衣一人養起一家九口,從不抱怨,煮飯織毛衣縫衣服甚麼都懂,比我精靈百倍。但昔日的女強人變成脆弱老人,嗜吃的她只能插喉餵奶,珍饈百味不能共享。每聽到她在呻吟叫喊,卻愛莫能助,聞之心酸。媽媽正在和死神拔河,我心痛媽媽,希望上天見憐,千萬不要讓媽媽受太多苦。

  生死無常,死神的步伐時而緩慢,時而猛烈急速。周六聽到前電視主播盧瑞盛猝逝,我周五深夜才收到他的訊息,怎麼翌日傳來其死訊?他天天跑步是弗到漏油之人,永遠神采飛揚,充滿正能量,和死神沾不上邊,但死神選中他,深宵時份偷襲,盧Sir來不及和親友道別,孤身遠去。才六十二歲,是人生智慧和歷練的黃金收成期,理應再大幹一場,死神何其殘忍?盧Sir死訊像一場暴風雨,轟隆隆地打破平靜的周末,從朋友哀傷震驚的留言中,可見他一生活得豐盛精采,是仗義熱血好大哥。

  不知死神甚麼時候會來敲門,但死亡的因子潛藏在身體裏。究竟那一種死亡—痛快瀟灑,還是慢慢消亡較好呢?我沒得選擇,死神要來就來。我相信一日一生,活好當下就是了。

潘麗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