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摩天輪——我成為無膽匪類

  小女兒赴美升大學那天,我預備開車送她到機場,但由午飯至深夜腹痛難擋,以為多等幾小時後腹痛消失,但痛了大半天沒好轉,唯有叫女兒自行乘的士到機場,留下遺憾。那陣子我閉關寫書,沒空看醫生。至前兩個星期和同事午飯後,腹痛再來襲,好像吃滯了,但我知道不是,一來飯量不多,二來痛的時期很長,決心看專科醫生找病因。

  富有經驗的伍兆佳醫生摸下肚子,用超聲波一掃,案情水落「石」出:「是膽石!」還讓我從熒幕上看到作惡多端的小石子!再詳細檢查,證實他的判斷沒錯。我家有膽石史,父兄姐曾割過膽石,我難逃一劫。

  我決心和膽石一刀兩斷,盡早把計時炸彈取出,擇日到醫院做手術。疫情期間醫院人流稀少,八人房只有三個病人,難得清靜。割膽石只需做微創手術,全身麻醉後,在肚子開四個洞,伸入鏡頭和工具,把膽囊連膽石一併取出,一個半小時,屬小手術。

  今次距離我上次入院開刀生小女兒,已是十九年了。我年紀不輕,自知以後和醫院打交道的機會多着。生死有命,病向淺中醫,沒什麼好怕。任憑你平日如何也文也武,在醫院一切由醫護話事,由推入手術室一刻開始,更是動彈不得。再醒來時,手術完了,我撫摸肚子有四塊膠布。護士給我看那三粒在我體內搞亂檔,叮叮噹噹的深褐色膽石,是膽紅素形成。翌日一早,換好衣服,收拾行裝出院了。從此我變成無膽匪類!唯有練就渾身是膽。擒獲真兇,把犯人取決,重獲自由的是我。

潘麗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