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摩天輪——假原則、真功利

  香港話劇團的《原則》,成功地把香港近年沸沸揚揚政治對立的社會分裂狀態,投影在學校裏,以小寫大,激發觀眾對香港各持己見、黨同伐異的現況,作深刻的思考。

  故事的爆發點,是辦學團體有鑒於公開成績下跌,委派強硬作風的新校長凌芷上場,以催谷成績。她新官上任三把火,訂下第一條新校規,以學生安全為由,要求運動場上打波必須換運動服,違者記小過。此舉引致她和在校任教三十年的溫和派副校長陳賢意見相左,掀起連串衝突,包括由副校到教師辭職潮,學生鬧罷課等。

  故事似是描寫專制強權,注重原則的校長,與弱勢而人性化的副校長及學生的衝突。但剝去「原則」這層皮,校長其實是功利。原則只是手段。她說為了學生的安全而要學生換體育服打波。但當學生反駁,換上球鞋不就安全了時,校長即改口說,穿校服打波會一身臭汗或衣衫不整,有失體統——她的原則轉變了,由保護學生改為保護校譽。

  校長也不誠實,她向副校長施壓要求他轉校,卻向學生堅稱是副校長自願調職的,她說謊了,怎會是重視原則的人?校長不能政通人和,正因為她不講原則。

  直至劇終,新校規除了引致滿城風雨外,卻未見得成功催谷成績,可見凌芷缺乏政治手腕,是個蠢校長,不能針對目標制訂策略,為了一條無關痛癢的校規,弄致學校機器空轉,但教師和學生領袖,也糾纏在這條新校規上,鬥爭不休。

  《原則》說出政治是妥協的藝術。最應堅守的原則是,保障彼此福祉、互相尊重。愈是講原則的往往是最不守原則的人。

潘麗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