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摩天輪——政治氣泡 Vs經濟通關

  你有否奇怪—為何政府會宣佈和新加坡將啟動旅遊氣泡,而非和內地通關呢?

  我衷心讚賞政府開通旅遊氣泡的魄力,但新加坡並非香港旅遊業命脈,內地遊客才是。反修例運動前,內地遊客訪港逾五千萬人次,佔訪港旅客近八成,相較下,以去年計,約四十九萬港人到訪新加坡。來港的新加坡旅客約三十三萬名,當中一半度假,三成為商務旅客,數字只及內地客一成而已。

  何況這氣泡代價高昂,往返港星,每人要做三、四次檢測,花費四千大元。商務旅客還可,非一般家庭可負擔,氣泡非常脆弱,萬一香港出現新疫情,氣泡馬上吹爆,對振興香港疲弱的旅遊、酒店、零售和航空等,杯水車薪。國泰在此消息宣佈後不久,依然大裁員,顯見旅遊氣泡精神可嘉,但作用不大,遠水不能救近火。

  那麼為何港府不先和內地通關呢?一來香港不爭氣,沒有借中央派大軍來港協助的黃金機會,果斷推全民檢測清零,二來我們一直有不明源頭病例,令內地有顧忌。最重要的是,有傳聞說林鄭只能同意內地港人回港毋須檢疫,製造內地人和港人之別,北京豈會同意?但若香港向全國中門大開,本地反彈一定極大,她豈敢觸碰禁區?於是,出現了這個奇怪現象,內地作為全球最安全之地,內地人來港要隔離十四天,反而新加坡人不用。

  港新啟動旅遊氣泡,正好是中央宣佈提升深圳作為大灣區引擎的翌日,卻未有推行日期,我猜匆匆宣佈是為了沖喜,說穿了,是政治姿態多於振興經濟。

潘麗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