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摩天輪——馬雲之「螞蟻中服」

  「螞蟻金服」由歷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新股上巿IPO,一夜之間墜進谷底,被中央煞停。熱鍋上的螞蟻燒壞腦,連新聞稿都頻頻出錯:「總經理被監管約談以及金融科技監管環境發生變化等重大事項事項……因為決定暫緩本公司的A股於科創版上巿……同時進行的H股於香港聯合交易所有限公司主版上巿亦將暫緩。」「事項」重複了,像口吃,「主板」錯寫「主版」,可見「螞蟻金服」陣腳大亂,魂不附體。

  有人責怪馬雲太囂張,在十月二十三日的第二屆外灘金融峰會上亂說話,說巴塞爾協議像老年人俱樂部,又嘲弄銀行是當舖式思維,但爆出這麼大危機,豈會因為一次說錯話?馬雲是文宣高手,他把「螞蟻金服」包裝成金融時代革命,「螞蟻」的潛在客戶是沒抵押品交給銀行的微商或消費者,最大得益者是由微商支撐的淘寶。

  「螞蟻金服」不是淘寶網購,而是「螞蟻嬲死象」的金融機構,挑戰國企級數的四大行。四大行不是普通商業機構,而是奉行國策的巿場調節劑,張弛有道。中國沒有走上歐美信貸過度那種先使未來錢的泡沬危機,是因為中國式「有幾多使幾多」移動支付的成功,以及金融的嚴謹監管。我們奉行的是國家資本主義,而非西方自由主義的資本主義。

  「螞蟻金服」妄想避過監管,把中國拖向危險的經濟泡沬。當然,既然監管當局看到這個問題,為何不一早叫停?等到上巿前夕才戲劇性地摑耳光喊停呢?我猜想馬雲一路打通了關卡,直至極高層下死命令。

  今次不是「螞蟻金服」,而是「螞蟻中服」,自己墜進了信心爆棚的陷阱中。

潘麗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