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摩天輪——上海隔離14天之後⋯…

  近年,我一直巡迴世界辦微型藝術展,但遇上世紀疫症,為我帶來難忘的挑戰!

  廿八天隔離叫藝術家卻步。我唯有一人飾演多角,包括示範,並在密室中地獄式操藝。我把書桌變成魔幻廚房,由千里外的朋友點菜,這個要XO醬炒腸粉,那個要雞尾包和沙嗲牛肉通粉,還有一個要車仔麵!我參考網上圖片,搓黏土、揮刀片和沾油彩,把指尖上的美食一一泡製出來。

  家人若知我勤力做菜,必定厲聲抗議。因為過去二十年,我從未入過廚房煮過一味餸!如今被隔離上海十四天,卻忽然轉性,乖乖做「煮」婦,由早餐的餐蛋通、雙腸煎蛋,到午餐的煲仔飯、牛肉球燒賣叉腸、艇仔粥和皮蛋瘦肉粥,下午茶的菠蘿油、西多士、蛋撻、雞批和椰撻,晚餐的吉列豬扒、黯然銷魂飯和窩蛋牛肉飯⋯…不停出菜。我彷彿開了一間瓊姐茶餐廳!

  我由1:12比例開始,繼而挑戰自己,做1:18的美食,餸只有手指甲般大。我笑稱:「捧餐新境界,一隻手搞掂晒。你想吃甚麼,我攤大手板你一眼睇晒!」

  我把黏土當作立體畫紙,把它繪畫成香噴噴的出爐麵包。我也像生了第三對眼睛,看見甚麼,都思考如何把它縮細,也更加細心觀察一事一物。

  藝術是把想像力和激情灌注入死物之中,令它躍然而生。藝術是把愛和快樂與人分享,當看見朋友歡喜我親手做的「魔幻微食」時,多辛苦都是值得的。

潘麗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