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摩天輪——上海能,香港不能?

  上海自五一後恢復正常,我可以盡情吃喝玩樂。除搭公交和指定地方須戴口罩,沒硬性規定戴上,前晚吃晚飯,目睹盛大熱鬧婚禮,中小學上課全部面授,我像去了安全又自由的天堂。

  回看香港兇猛的第四波疫情。官民仍爭論應否全民檢測,浪費生命。政府拿不出一套能夠清零的政策,任由經濟空轉。香港困在黑暗隧道中,看不到曙光。

  上海的自由,來自極嚴謹的抗疫措施,年初武漢爆疫情,上海沒封城,但每個小區有嚴格管理,紀錄人們去向。朋友說,她認識的法籍家庭,因從法國回來的太太確診,丈夫和女兒要留家隔離,俗稱「抄家」,門口有封條,每天有人為他們量體溫及送餐,不許外出。直至隔離完畢,檢測陰性後才重獲自由。措施極嚴苛,證實抗疫有效。

  我經歷滴水不漏的入境檢測和十四天隔離。隔離期間,附近小區有小型爆發,有兩三個確診個案,病毒來自貨運。政府迅速封閉該小區,追蹤密切接觸全面檢查。一兩天內把疫情遏止。

  我確實不帶病毒,會申請到綠色「隨申碼」。它是一個顯示在手機上的通行證。萬一我們曾到訪之處有疫情,當局馬上追蹤到密切接觸者,證實不帶病毒,才能讓隨申碼由紅變回綠。

  香港依靠密切接觸者的記憶,自願和誠實去做檢測,彷彿停留在石器時代。內地依靠手機的定位科技和大數據,更加有效。為甚麼內地證實有效的一套,香港不照板煮碗?疫情發展到今日,究竟是天災?還是人禍?

潘麗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