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摩天輪——我承認對武漢偏心了

  和氣派恢宏的上海和溫柔宛若的杭州相比,武漢是一個粗線條的英雄城市。浩瀚的歷史迴盪在各個角落中,我到訪辛亥革命的鄂軍都督府遺址。它和閃爍千年的黃鶴樓咫尺相對。黃鶴樓有王羲之和李白的墨寶,令我走入歷史黃金詩篇,人們在溫暖的冬陽下看免費的宮庭歌舞,一邊幸福的景象。

  曾經轟動全世界的疫情已找不到任何痕跡了。武漢到處車水馬龍,我問身邊人有關疫情,他抬頭說:「七十天封城啊!」然後不想再說。

  武漢人率真。無論運輸工人或計程車司機,開場白是:「我這人很直的,你有甚麼可以跟我直說。」從高鐵站送我們到酒店的計程車司機,到埗後還未從車尾箱卸行李,便想一溜煙開車走,嚇得我們拍車門叫停。我們巡視微型藝術展覽,發現展箱有跡,請接待小姐再抹,她們無辜地擺擺手:「我們剛抹了。」我氣得自己拿毛巾抹,負責人趕來,教導小姐抹玻璃,她們乖乖地聽話,玻璃展箱光潔如新。

  我欽佩武漢人戰勝苦難的堅毅,對她有少少偏心。工作坊除了教雙腸番茄煎蛋和叉燒腸粉外,更預備雪糕紅豆冰,親手搓了過千粒的紅豆。每人任擇三個雪糕球:綠茶、芒果、草莓、椰子和香橙……他們熱烈鼓掌多謝我,有爸爸更買了飲料送我,工作坊過後又爭相和我拍照。

  武漢人的熱情,陪我度過美好的聖誕和新年。

潘麗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