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摩天輪——我怎能掉頭走呢?

  武漢馬可孛羅酒店屹立於沿江大道,像上海外灘一樣是城市心臟,遠眺長江的壯麗景致,圍繞它是前租界的歷史建築。入夜後兩岸燈光璀燦,像置身月光寶盒中。但這一切隨着新冠肺炎突然爆發,一月二十三日武漢封城,全市一夜間變成死城。

  說得一口流利英語的李榮輝,是馬可孛羅酒店總經理,留在武漢七年了。他憶述,封城後五天即一月二十八日,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迪宣佈即將撤僑。他和太太收到領事館電話,打算隨二月三日乘包機返國。

  「但望着酒店每位同事憂慮的眼神,我怎能一走了之?我決定留下來,和大家並肩作戰。那一刻心情很激動。」

  二月的武漢籠罩在死亡陰霾下,確診和死亡數字如脫韁野馬,物資短缺,遊客撤走的撤走。馬來西亞領事館催促他,二月二十五日是第二次也是最後一次撤僑。「我告訴他們:上次不走,今次更不會走。」

  當時,酒店負責接待由北京來的醫務團隊。由於他們要值班,酒店由供應一日三餐,改為一日五餐。李榮輝告訴同事,醫護團隊工作艱辛而危險,我們只能做的,是為他們準備佳餚美食,天天新款。為了保持酒店清潔衞生,同事二十四小時不停工作。

  當武漢物資愈來愈吃緊之際,李在能力範圍內,毫不猶豫把部份食物捐給漢口醫院。「我不會只着眼於自身利益,而是放眼整個城市的福祉。如果你問我甚麼是五星級服務?我的答案是kindness(仁愛)。」

潘麗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