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摩天輪——恩人

  最近我一位至親在生死邊緣掙扎。她是我親愛的嫂嫂,是供我讀完五年中學的恩人。去年底,我離港赴內地公幹前,抓緊機會去見她。畢生當女警的她,依然一臉硬朗豪邁,雖然惡疾蠶食身體,卻未打垮她的精神意志,像屹立不倒的女強人。

  死亡像一團烏雲如形隨影地跟着她十年了,她從不放棄,煮得一手珍饈百味的她,被迫戒口,只吃青菜,上天何其殘忍。她由壯健結實變成瘦骨嶙峋,但她還以無比的勇氣和癌魔搏鬥。乖巧的兒孫,成為支撐她度過漫漫長夜的頑強力量。她的願望其實很卑微——「我只想多看小孫兒一眼,看她再長大一點。」

  嫂嫂總是想用最後一口氣,照顧身邊人。她在家中爬高蹲低,把簇新優雅的骨瓷茶具和首飾送我。凝視着她,回憶起少年時代,嫂嫂每月出糧便親自來我家,把學費送到父親手上。我家窮,女孩子注定要犧牲自己,供兄弟讀書,所以我兩位胞姊十二歲輟學,昏天黑地在工廠車衣,把青春埋葬在亂如飛絮的毛衫之中。我出世較遲,僥倖考上一間區內名校。大哥見家庭捉襟見肘,仍誇下海口,誓言會供我讀完中學。不過,瀟灑善忘的大哥豪情壯語一番,便忘得一乾二淨了。

  倒是嫂嫂默默地堅守哥哥的承諾,一放假便到工廠車衣賺外快,幫補家用。當年的女人永遠燃燒自己,照亮別人。我能夠無驚無險讀完中學,全靠嫂嫂支持。

  歲月匆匆,當我從內地回港,家居隔離後回復自由身時,嫂嫂病重入院。疫情所限,我無法再探望她。只能心內祈求,盼望奇蹟出現,讓嫂嫂多陪伴孫兒一會,於願足矣。

潘麗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