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摩天輪——傷逝

  「你不要前來,她已經不省人事,我們叫了白車……」侄兒在電話中哽咽,我雙手放在駕駛盤,正要開車趕去嫂嫂家見她最後一面,但連最後機會都沒有!我很自責,為甚麼不再早一點去呢?我的眼淚糊成一片,巨大的悲痛壓在胸口,一時鼻酸,說不出話來。

  疫情如關山難渡,我等到十四天隔離結束後,嫂嫂已病重入院,她孤獨地在病塌上任癌魔吞噬,至親不能相伴,一想到這個淒涼的畫面,我便想大哭一場。

  到醫生恩恤她出院見親人,子女還得待測試陰性結果,才能入院接媽媽。等待再等待,折騰再折騰,抓緊最後的最後。嫂嫂的遭遇是千千萬萬病人的寫照。病人受皮肉之苦,更要受精神的痛苦。親人也受着雙重折磨。

  嫂嫂與癌症搏鬥十年,但她深愛家人,為了活下去,再巨大的痛苦她都能忍受。她是鐵面女警,一生嫉惡如仇。偏偏癌症是難以對付的惡魔。治癌像一場內戰,戰況慘烈,病人變成悲劇英雄,七勞八傷。她的最後一夜,都在痛苦呻吟之中度過。

  我不禁在想,人人都有和死神決鬥的一天,究竟在幾時?打多久呢?死神有時偷襲,你連叫救命、向家人道別也沒機會,便匆匆走了;死神有時是打持久戰,打十年八載打極未完,令你生不如死、家財喪盡,喪失鬥志。

  我步入壯年,每當看到家庭照裏長輩已經不在了,便覺傷感,像一個無法彌補的黑洞。或者,我該學懂參透生死的奧秘,以勇敢、豁達而又充滿愛的態度去面對它。像久經戰陣的將軍一樣,以智仁勇去打好這場仗。死亡,是人生一堂必修課,無法逃避,只能接受。

潘麗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