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摩天輪——遲交了一年的功課

  香港漸漸走出第四波疫情,但和只有約百宗確診和零死亡、連續半年零病例兼去年九月與內地恢復通關的「優異生」澳門相比,香港是留四次班的全國「包尾大幡」!香港人口是澳門的十倍,疫情卻差一百倍,確診過萬宗,死亡近二百!皆因本港專家和治港班子,傾向效法抗疫失敗的西方,而非向成功抗疫的內地借鏡。

  防疫要一系列早診斷、早隔離、早醫治的「四早」措施,應檢盡檢、應收盡收。我在內地兩個月,感受到內地嚴密的抗疫措施,由下機到指定檢疫酒店,全國強制使用健康碼,滴水不漏,暫時「犧牲」個人自由、人權甚或私隱,做到保障人民性命和財產。人人生活照常、經濟復甦,自由快樂。我在上海隔離時,蒲東發生兩宗確診個案,政府如臨大敵,四十八小時內封閉小區和強檢,幾天內便清零。

  反觀香港,過去的「四早」抗疫,得個「講」字。去年七月,時裝設計師鄧達智確診,卻在家等了一周才獲送院。在深水埗有確診六旬女病人在家中空等好幾天,不幸身亡;李偲嫣夫婦等待檢測逾十天,李偲嫣亦因延誤醫治而斃命。

  香港高官和專家對內地有效的抗疫措施,不肯虛心學習。專家則對國產科興疫苗研完又研,流露出「你來求我」的傲慢。

  扭轉第四波疫情,全靠習主席表示對香港疫情「很擔憂」,政府才認真起來,首次封小區強檢,又要求食肆職員檢測才準復業等。如果香港一早肯學內地抗疫,疫情早就受控了。

潘麗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