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摩天輪——為何廣東能,香港不能?

  看到核酸檢測站外打蛇餅,尤其是地盤和飲食業工友一臉焦急,渴望在預約爆滿下「攝」位檢測時,我不禁奇怪,為甚麼政府不加大測檢量?社交距離要求一米半,限聚令維持二人,地盤工被認定是高危群組,卻迫使他們長時間聚在檢測站外,豈非自打嘴巴?為甚麼朝十晚八開放?工人上班,怎來排隊?為甚麼不效法廣東衞健委可以晚間和預約上門採樣,讓群眾少聚集。

  若說香港設立檢測站難,會難得過冰天雪地的黑龍江?兩周前,近四千萬人口的黑龍江出現數十宗病例,當局如臨大敵,風雪交加下瞬間增加十個移動實驗室,把日檢測能力增至四百萬管。四天內檢測了四百萬人。

  內地強調「應檢盡檢、願檢盡檢」,但香港長期檢測站不足,且收費貴。今天政府面臨檢測能力不足,大可效法內地,以十人一組混合樣本化驗,有懷疑個案才進一步檢測,把檢測能力加大十倍。

  去年九月,當內地派大軍來協助香港檢測,政府輕輕放過清零機會,任由巿民自由決定,如果當時像今天要求食肆、地盤、老師等上班族檢測,力推健康碼,沒陰性結果者不可上班,就不會僅百餘萬人檢測,香港有四百萬工作人口。只要當機立斷,香港或可以及早清零,像澳門和內地盡早通關,令乾塘的飲食、零售和旅遊業早點回魂。

  回看科興疫苗突然迅速獲批,可見防疫措施許多時卡在僵化的思維上。如果對疫苗特事特辦,檢測為何不可?

潘麗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