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摩天輪——情牽國境之南

  回到南區,我像鑽入時光隧道,掀起許多舊日記憶。

  自小住九龍東,沒踏足港島南。但港大畢業後第一份工,把我帶進香港仔聖伯多祿中學教書。我報讀港大文學碩士,南區近,故毫不猶豫去了。住在附近的音樂老師每天開車接我,從薄扶林沿美麗海岸,直達香港仔山坡上校舍。我從車窗眺望,南區青山綠水,藍天白雲,和港九鬧巿很不一樣。

  聖伯多祿是男校,學生中不少是漁民子弟,性格純樸,從不欺負我這初出茅廬的女生,學生人情味濃,個別和我仍有聯繫。當年課餘,我們到香港仔大街吃魚蛋粉和鴨脷洲艇仔粉,別有風味。

  我創業後第一個項目也和南區有關。我十一年前自立門戶開出版社,膽粗粗寫信給當時主席盛智民自薦,難得他不嫌棄我,找來行政總裁、財務和巿務總監等七個高層見我。我像打木人巷般,成為海洋公園御用出版社,前後出了六本書,版稅全撥捐海洋公園保育基金。好幾年我常出入海洋公園開會做採訪和拍攝。

  重臨南區,是到黃竹坑探訪水彩畫家廖小平老師的畫室。它雖與港鐵站僅一箭之遙,卻像世外桃源,一室寫生用的鮮花,幽香四溢。窗外是綠油油的山景,令人渾忘繁囂世界。

  離開畫室後到歐洲風情餐廳吃飯,感到南港島線通車後,南區變天,尤其黃竹坑變成南區經濟引擎,高級商廈林立,又多了藝術家工作室和畫廊。兩三年後,當港鐵黃竹坑站上蓋住宅「港島南岸」和商場THE SOUTHSIDE落成,南區肯定以更時尚、活潑和藝術的氛圍來迎接我。

潘麗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