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摩天輪——文宣戰

  本世紀重要的戰爭,不一定是飛機大炮,而是文宣戰。誰說出最驚嚇的故事,或最煽動民情,便控制了話語權,被攻一方,有理說不清。

  香港政治環境複雜,文宣戰打得激烈。尤其自國安法這把屠龍刀一出,反對派偃旗息鼓,敢怒不敢言,一直在尋找缺口反攻政府。疫情是復仇大好良機,殺人不見血,奈佢唔何,無證無據,難以入罪。

  香港是弱勢政府,最怕被人罵不尊重私隱、人權和自由,所以左閃右避,行前三步倒退兩步。連安裝「安心出行」都不敢強制,隨你鬼畫符填上無人核實資料,留下防疫漏洞,不像內地雷厲風行推健康碼,迅速清零。

  當全世界搶購新冠疫苗,搶快打針,希望恢復經濟,香港掀起了打針打死人恐慌,任由別有用心的人妖言惑眾。有新聞界樂此不疲報道:某某打完針幾多天,一命嗚呼!嚇得膽怯者加入退針潮,結果不到一成人接種率,距六至八成人接種至全民免疫,恐還有幾年!

  政府應預料有敵人虎視眈眈,散播謠言,陷政府於不義。所以,該積極反駁,有人提議,把每天幾多人因未接種疫苗致死數字公佈。這是重掌話語權之法。又可以找明星或名人宣傳,要求公務員、食肆、零售員工、教師等打疫苗等,增加誘因。

  這是一場沒煙硝的「心戰」,打得你死我活,殺人不見血,戰場隱藏在每個人心裏—我們被攻陷,被俘虜,被奴役,自己人互相殘殺,懵然不自知。

潘麗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