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摩天輪——拜託,不要犧牲自己

  到文化中心看《我們的音樂劇》首演,演藝界不少猛人捧場,唯獨少了一個人——著名填詞人岑偉宗。以往他總是和太太如穿花蝴蝶出席,接受大家的讚譽和祝賀,為甚麼不見他呢?

  「他們移民台灣了。」朋友低聲說,「他說,再回來起碼是兩三年後的事。」我有點愕然,認識他廿多年。他與太太沒有孩子,如一陣風走了,真瀟灑。

  移民潮席捲香港,親戚、營養師、老友,舊同事、政治KOL……在國安法宣佈後鳥獸散,有的移民加拿大,有的定居台灣,有的把生意結束,連根拔起去英國做「量地官」。最近和大學高層晚宴,他坦言移民潮觸發了輕微退學潮,學生和家人移民,連千辛萬苦才擠進的「神科」也放棄,叫他深感惋惜。他問:「你猜最終有多少香港人會移民呢?」身邊朋友猜說:「五十萬人吧。」我估計是十萬八萬左右。經歷過九七移民潮,相信今次規模小,不傷筋動骨,對香港影響有限。

  人各有志,不喜歡香港而移居他鄉沒問題。最有問題是:有些父母唉聲歎氣地說,移民是犧牲自己,為了下一代幸福。

  悲情劇本注定會寫下悲劇的人生。父母如果不快樂,孩子也會不快樂。有誰想成為父母潦倒下半生的原因?失業一年半載還可忍受,如果失業十年八年,又沒有社交圈,父母的人生肯定拖垮了。

  移民應該為了找尋幸福,應挺起胸膛帶着信心和周詳計劃而去。拜託,請你切勿打悲情牌,垂頭喪氣說,一切是為了孩子,孩子長大了一定會看不起你,你是成年人,卻把人生抉擇的沉重包袱,扔了給未成年的孩子。

潘麗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