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摩天輪——從一罐可樂 看壹仔之死

  《蘋果日報》和壹傳媒的生命在倒數……

  我在壹傳媒見證它的全盛時期。員工把黎智英奉若神明。他成功創造一個傳媒王國,把壹傳媒模式輸出台灣,為自己締造了不敗神話,以為一樣可以輕易捅破「李嘉誠神話」,用網購的蘋果速銷推倒他的百佳集團,於是斥巨資挑戰香港首富。沒想到傳媒對手弱,而李超人實力雄厚。當對方要圍堵黎智英,他連一罐可樂或一包出前一丁,都無法供貨,只能繞道由泰國進口,月蝕幾千萬。

  黎智英並未潛心做好眼前生意,相反延長戰線,進軍旅遊,在旺區捱貴租設街舖,做生意遇屏障時章法大亂。他以為「造勢」,就可奠定成功。我問上司,為何沒有人忠告他?上司笑說,他是億萬富豪,你是老幾,誰敢說反話?結果蘋果速銷勁蝕十五億離場。今天,人人說是政府扼殺壹傳媒,但壹傳媒虧蝕嚴重,台灣蘋果早於五月中關門。它的死是遲早之事。

  壹傳媒成立時,重金禮聘人才,成功後,道不同不相為謀的人才離去,壹傳媒變成封閉王國,外人以及不同聲音難以進入決策層。黎智英未從蘋果速銷的慘敗,看到自己從商的弱點,反而轉向更危險的戰場——政治。

  他從內地偷渡來港,極之反共。向美國猶太人學師,成為發達轉捩點,性格崇美反中。美國政府看上黎智英,令他成為香港反對派的共主。黎把事業、性命財產押注在政治上,更插手美國總統大選,製造假新聞抹黑拜登,其狂妄自大,政治判定力之差,可想而知。

  生意失敗不過輸錢,但搞革命是交人頭的。

潘麗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