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摩天輪——拿着筆桿上戰場

  深宵傳出《港蘋》前主筆馮偉光(筆名盧峯)在機場被捕消息,心一沉。他是我丈夫中大新聞系同學,我壹傳媒舊同事。其獨子受他影響,前年當選民主派區議員。一想到其處境,我十分難過。

  馮偉光最後一篇《蘋果》社評寫道:「亂流下的香港仍需要真相,仍需要新聞言論自由……」我同情他,但無法理解他為甚麼執迷不悟。

  要真相、新聞自由?那麼爆眼女、新屋嶺性侵、太子站殺人、黎智英總統大選前炮製假新聞抹黑拜登父子呢?還有刻在恥辱柱上的陳健康、潘迪生患癌和霸王洗頭水事件呢?我在壹傳媒七年,從不覺公司捍衞真相,相反為谷銷量和政治目的,有些人會「講大話唔眨眼」。盧峯跟隨黎智英二十年,難道純情地相信他是追求真相的鬥士?

  他們混淆了「真相」和「身份」,壹傳媒打的是認知戰爭,把一人一票民主、西方自由主義和選舉制度,高舉為普世價值,相反,中共一黨專政必是邪惡……這說法像唸經,在港唸了幾十年,連受薪唸經的「和尚」也入腦。演變成黨同伐異,逢中國必謊言,逢西方必真相。作為捍衞西方政治利益的黎老闆就代表真相和自由,這叫身份認同政治,只認身份,不認真假,不認對錯。受聘一班文人,拿筆桿子在紙上打仗,攻陷人們腦袋,腦袋是最根本的犯罪現場。

  馮偉光愛書嗜酒,一介浪漫書生,但革命不浪漫,是極之殘酷,我感歎他以主觀意願遮蓋客觀事實,回頭已是百年身。

潘麗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