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摩天輪——是自殺,也是被毒死的

  「孤狼」刺警後自殺案仍在發酵,反映顏色革命只是表面被撲熄,餘黨仍死心不息地反擊。

  芝加哥大學教授羅伯特帕普(Robert Pape)名著《Dying to Win》(拼死去贏),是研究自殺式恐怖主義的經典,他指絕大部份自殺式恐怖主義者,都不忿「我城」被侵佔,不惜以自殺式襲擊驅趕入侵者,港獨份子口中的「民族自決」,是把祖國視為入侵者,以捍衞香港為名,殘害香港為實。

  疑兇似是單獨行動,但「孤狼不孤」,疑點重重,好像有人預知案件發生,手機對準疑兇,把刺警過程直播,如恐怖主義的「showhand」,旨在威脅警察,恫嚇全城。由網民美化殺人犯,到黑衣人妄想把崇光翻兜成太子站靈堂v2,顯見黑暴顛覆之心未平復。

  自殺式恐怖主義,是敗軍的垂死掙扎。一如日軍二戰時派出神風特攻隊,盲目向美軍自殺式衝鋒。梁決心自殺,留下遺書,交代照顧雙親和工作安排等,可見極有責任心。誰把其責任心扭曲,視殺警為責任?誰把有職業、無刑事紀錄的他,激化為「神風特擊隊」?如同邪惡的港獨運動,把港人愛港之心,扭曲為反中仇警之深仇大恨。

  疑兇自殺死,也是被「毒死」的。他家中發現的《蘋果日報》,是他日夜吞食的慢性毒藥!誣衊警察的新屋嶺性侵、太子站殺人、打盲爆眼女……他中毒太深,失去理智,即使謊言被揭穿,他回天乏術。

潘麗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