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摩天輪——是誰扼殺言論自由?

  「潘小姐,我是《南華早報》記者,上周六在書展訪問過你,我還有一條問題。」這位外表斯文的女記者,死心眼地「狩獵」我們愛國陣營作者,問題有預設立場,包括:「有人舉報書展中有書商賣的書涉嫌違反國安法,你如何看?……這是否反映國安法收緊出版自由、言論自由…?是否寒蟬效應?」

 同被她「捕捉」的屈穎妍,翌日在《大公報》指出:「反映這些年偏頗新聞是怎樣造成的」。為何她仍奪命追魂般纏着我不放?

  當天,我反問她:「你要我評論書商是否自我審查,把政治人物書下架,以此反映國安法收緊出版自由。你記否前年黑暴,暴徒到三中商肆意縱火焚書,把作者和書商的心血付之一炬?三中商一直是開放平台,左中右出版商的書都發售。即使佔中後,三中商未禁售黃之鋒、羅冠聰等人的書。但暴徒要毀滅三中商書店。焚書,是對知識份子的侮辱,是對文化界的恐襲,究竟誰扼殺出版自由?」

  說到扼殺言論自由,有誰比對反黑暴作家進行起底更卑鄙無恥?我因批評黎智英、批評違法暴動和支持警察執法而被起底,我和丈夫、女兒、菲傭和一條狗,都被誅連九族式起底,只有狗狗因沒臉書而倖免。我受過全套服務,包括深宵收粗口電話。假稱追求自由民主的偽君子,何曾站出來反對?何曾捍衞過言論自由?

  我對女記者的問題,只答四個字:「依法辦事」。但相信喚不醒她。她會用同一個網,捕捉其他獵物,誰不知自己就是網中人,被教條思維牢牢綑綁住。

潘麗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