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摩天輪——教協之假死求生

  十年前,我為職工盟出版《不認命的故事》,講述工會的故事。封面是教協創辦人司徒華。他精於謀略,借金禧事件創辦教協,借六四創辦支聯會,瞄準政府弱點來壯大,成為泛民最重要的資產。他和共產黨交手知所進退,亦看穿黎智英要出賣民主黨。二○○九年,黎智英做發動五區總辭。以「五區公投,全民起義」為口號,脅迫政府廢除功能組別,是顛覆政府運動的雛形。

  司徒華踢爆黎智英夥同陳方安生、李鵬飛和李柱銘向他施壓,要求民主黨支持,司徒華直斥「去到挾持的地步……破壞整個泛民陣營團結,相當不民主」,又指李柱銘不顧黨的利益,「唔係幾懂政治。」一年後他病逝。民主黨到教協都落於黎智英指揮棒下。把華叔基業出賣,亦出賣了教育和民主理想,呼籲罷課、把學生推向激進化,包庇仇警老師,對校園裏欺凌警察子女視若無睹。黑暴期間,一萬個被捕疑犯中有四成是學生,教協「居功至偉」。

  教協迅速宣佈解散。留下一大堆謎團。傳說官媒掌握了教協違反國安法的罪證,所以宣判它是毒瘤,迫使港府切割之。但如果掌握了罪證,為何不索性拉人封艇?教協為何匆匆自我了斷?

  答案都是「時間」。蒐證要時間。教協是唯一深度參與黑暴及初選,卻沒有人被捕的組織。北京擒賊先擒王,盡快整肅重災區教育界,必先對付教協。教協想甩身,就是盡快隱身,用「解散」假動作,把一切記錄撇清,資產套現。這是生死時速之戰,但一切已經太遲了,中央宣佈它是毒瘤,只是清算教協的開始。

潘麗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