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摩天輪——沒有最荒謬,只要更荒謬

  繼教協關門後,民陣宣佈鳥獸散。最叫我驚愕的是,它每年七一大鑼大鼓搞遊行,和慶祝回歸對着幹,前年反修例遊行更趨向違法暴力。直至阿爺出手,才暴露成立十九年,民陣一直未正式社團註冊,也沒有公司註冊。政府是不作為,還是不知道?龜縮或無能,都不能原諒。

  民陣扮正義,但我一直懷疑它講大話,由○三年自稱有五十萬人遊行,到一九年自稱有一、二百萬人遊行,卻從無解釋數字何來,更荒謬的是新聞界照單全收,不加考證,有違專業操守。

  再再荒謬的是,民陣每年七一明目張膽通街「掠水」,還招呼泛民組織擺街站齊搵水,和它對分。連小販在街邊擺檔都要牌照,賣旗籌款要申請,為何連登記註冊都沒有的非法組織,毋須交租、核數、牌照和納稅,公司登記費都慳返的烏合之眾,可以在街攤大手板向人攞錢?政府從無過問,建制派從無狙擊,巿民從無覺得不妥,民陣從無交代。政治和錢銀糾交一起,變成藏污納垢的黑洞。

  民陣○二年成立,警方直至今年四月才要求民陣交代其成員、活動及資金等資料,直至四個月後的前天,民陣才交代有一百六十萬元資產。究竟民陣有沒有如外傳那樣,接受過美國NED資助呢?如果有,是否等同勾結外國勢力?

  民陣自稱監察政府,誰來監察民陣?由阿爺出面,才揭示民陣的荒謬,反映香港的民主運動,違法、不誠實和帳目混亂,而政府又愚昧膽怯,時運高當睇唔到,民陣的歷史如一場共孽。



潘麗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