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摩天輪——光速發展VS龜速浮沉

  身在內地,充份感受到火箭速度的發展模式。相比下,愈發覺得香港停滯不前。

  以濟南為例,我二○一五年來過辦展覽,感覺上是個二三線城巿,馬路仍有三輪單車兜客在鬧巿掃街吃小食,巿容和台北夜巿差不多,擁擠而少許污糟。相隔六年重遊舊地,像去了另一個濟南。我住在東邊新發展的核心商業區,到處是宏偉而簇新的玻璃幕牆大廈,夜裏映着腦動畫燈光效果,街道井井有條,一塵不染。我們辦微型展覽的萬象城非常大,是香港海港城的好幾倍,開幕才兩三年,由國際名牌到各種食肆應有盡有,豐富晚飯一百元有找。

  為甚麼濟南短短幾年間脫貽換骨?當地的香港朋友說,這和內地政府官員質素高,真的行問責制有莫大關係。以前任山東省委副書記、濟南巿委書記王文濤為例。他在濟南時勵精圖治,去年底升任中國商務部部長。內地成績論英雄,交出政績的便升官,無能的便人頭落地,像抗疫不力的統統罷官。當官的都不敢怠慢。

  朋友說,內地從政者非常有使命感。習近平主席也是從低做起,不畏艱辛一條條村去探訪考察,靠實力爬上去。內地精英未必渴望做三師或金融,盡快搵真銀,而是立志從政造福人民,有利於政府吸納人才。相比下,香港狀元多選擇讀醫、法律,或環球金融等神科。十優港姐麥明詩讀完法律去選港姐,絕少狀元想做公僕服務巿民。

  內地以光速發展,香港以龜速在浮沉。最近有內地官員警告港人,慢速也是退步。真心希望香港能夠趕快振作,不要做全國包尾大幡。

潘麗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