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摩天輪——記協,時候到了

  保安局局長鄧炳強炮轟記協「拉攏學生記者入會」,缺乏專業性,又要求記協公開資金來源。和保安局隻揪,記協第一回合就輸了。本屆記協執委中有一位浸大學生,更有一位執委是公關。醫委會或律師會執委中會有學生或公關嗎?

  記協會員名單更荒謬,如雜牌軍。有效會員四百八十六人中,正式會員只有三百三十一人佔整體不足七成(68%),附屬會員二十二人、公關會員三十四人、學生會員五十六人、退休會員及永久會員四十三人。香港新聞從業員成千上萬人。區區三、四百人只佔行業幾巴仙,學生都做執委,有甚麼代表性?

  記協既反對政府訂立「假新聞法」,又視記者行業如無掩雞籠,倡議「人人都是記者」。二○二○年五月十日,有兩名十三及十六歲自稱是「深學媒體」未成年學生記者,被帶返警署。記協袒護:「他們只是希望走在歷史最前線,不認為有錯,學生有權採訪。」侮辱了需要專業訓練和操守的記者行業。果如是,不需要記者證了,身份證即可。

  當《環球時報》記者付國豪在二○一九年八月十三日在機場採訪示威時,被暴徒懷疑身份,禁錮、侮辱和圍毆時。記協並未譴責暴徒。同年八月二十日,廣東廣播電視台記者陳曉在警總採訪,被黃媒公審,記協竟然提醒「兩名記者事發時,均沒有佩戴記者證」明顯有反中立場,雙重標準!黑暴期間,記協經常譴責警方向記者使用暴力,卻不分甚麼是真記者、假記者和黑記者,借「新聞自由」之名,縱容暴徒假扮記者來阻撓警察執法。我們等着保安局揭開它的財政來源,記協真面目,很快揭曉。

潘麗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