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摩天輪——誰人教壞你個仔?

  一九年黑暴,學生淪為炮灰。803基金一直要求教育局公開專業失當的教師和學校資料,被高院駁回。法官指,教育局基於公平原則,避免損害當局和學校之間的信任關係,以及避免公眾因個別教師的失德行為,對整體學校產生偏頗觀感。

   連串案件反映有教師失責,滿嘴歪理,荼毒學生。明愛馬鞍山中學中六男生被控前年在校內管有爆炸品TATP罪成。有老師求情,指被告於單親家庭中成長,「為人具實驗精神」,希望予以輕判。荒謬!把學校當「炸彈實驗室」,把其他師生命仔「較飛」,身為老師沒教好學生,反稱罪犯「具實驗精神」,顛倒是非。

  黑暴期間,不少學校變姑息暴力及仇警的巢穴。一九年十一月十一日,西灣河發生男生襲警及搶槍案。受襲警長開槍阻止,男生受傷。有網民揭警長為德望中學家教會主席,兩女被網民下追殺令。德望中學不僅不譴責暴力,反而發聲明指「對該名警員行為感到憤怒。」警長被迫辭去家教會主席。兩女不堪在校內受欺凌而退學。

   一九年,男生許添力向警員割頸被捕。其就讀的新界喇沙中學竟表明該學生平日行為沒問題,不會開除他。學校不及早發現學生有問題,及早制止,不羞愧嗎?盲目為學生辯護,不譴責刺警行為,是辦教育應有之義?教育局何曾撥亂反正?香港教育如爛蘋果,若不把壞掉的切去,讓學生吃了一定中毒,我們必須和壞教師切割,救救孩子。

潘麗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