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摩天輪——還要否認南京大屠殺到幾時?

  手執白菊,我步入「侵華日軍南京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象徵死難者的巨型雕像,營造窒息的絕望氣氛,建築物的棱角像刀,直刺我心,忍着悲痛和眼淚看完展覽。

  紀念館建於大屠殺遺址之一「萬人坑」之上。令我重新經歷日軍攻入南京後慘絕人寰大災難。日軍殘殺三十萬人,強姦、掠奪、縱火……從欺凌弱者建立優越感,從受害者慘叫中獲得快感,連婦孺都不放過的萬人坑,是最後展品。我從陰暗的亂葬崗,到重見光明的祭壇和和平鐘,悲傷壓着胸口,無言。

  冤死亡魂用破碎白骨、外籍友人用冒險拍攝及偷運紀錄大屠殺的視頻、圖片和日記,倖存者一字一淚的訪問,控訴日本至今不肯承認的南京大屠殺。

  最震撼是參與侵華及大屠殺的日本士兵東史郎,年近八十,勇敢公開日記,七次到中國取證和懺悔,無懼日本右翼的死亡威脅。他提及戰友橋本光治在南京最高法院門前把一個中國人裝入郵袋,澆上汽油點火燃燒,投入池塘將其炸死。後來橋本控告東史郎誹謗,即使國際法庭已判南京大屠殺的日軍將領死罪,但東京法院以南京大屠殺有爭議性,一再判東史郎敗訴。另外,在大屠殺期間拯救二十萬人的德國人拉貝,其日記九六年重見天日,據此改編的中德合作獲獎電影,在日本戲院一直被禁。

  鐵證如山,日本政府以謊言遮醜到幾時?一日不認錯,繼續供奉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即軍國主義和反華野心未息,亡魂沉冤未雪。

潘麗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