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9º
  • 81%
  • 2022年5月28日 星期六

幸福摩天輪|古兆申逝去 一個時代結束

收到你的死訊,我哀傷無眠。

你是我親愛的大哥。我當上《信報》文化版編輯,你如定海神針,教我把握方向,還帶我去吃好的,教我茗茶,你儒雅溫文,嘴角含笑,從不爭逐名利。二○○○年你為浙崑重編牡丹亭,邀請白先勇來看戲,加上汪世瑜老師的建議,誕生了青春版牡丹亭驚夢舞台版,再經白的刪改本,有了後來震驚戲曲界的創舉,但世人多只知白先勇,不知幕後有你,你不居功也不爭辯。

你癡戀崑曲,九十年代帶我們日遊江南,夜看崑劇。最愜意是西湖泛舟,團友唱崑曲,你吹笛和應,那是我一生最優雅快樂時刻之一。看崑劇你會親自點戲,最刻骨銘心是由王奉梅演出的《療妒羮。題曲》。王飾演夜讀《牡丹亭驚夢》感懷身世的喬小青,她唱:「冷雨幽窗不可聽,挑燈獨看牡丹亭,人家亦有痴於我,豈獨傷心是小青」,哀怨悲戚,一人獨唱感動全場。我看張繼青的《牡丹亭驚夢》,只覺年近六十的張繼青扮演年方十六的杜麗娘,有欠說服力,但當她一開腔,我被征服了。張繼青一月六日逝世,五天後是古兆申,對崑曲界是雙重打擊。

除崑曲外你還精通法文。梁家輝九二年演出《情人》打破當年法國票房紀錄,轟動香港。你即把原作者莒哈絲《情人》延續篇《來自中國北方的情人》翻譯成中文,是文壇多面手。

你才華橫溢,不自誇;對於夢想,說到做到;對於朋友,溫柔體貼;對於學生,不收學費兼會親自買餸做飯。你象微中國傳統文化最優雅的一面,你的逝去,象徵一個時代結束。
潘麗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