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麗瓊 - 小毛球的灰眼睛|幸福摩天輪

「為甚麼牠眼睛腫得睜不開?不斷流淚?」

我抱着小毛球Yuki,內心在淌淚。縱然找到最好的眼科專科獸醫,不惜花多少錢,天天滴眼藥水,密切監察牠的情況,更為牠安排做昂貴的白內障手術,但獸醫傳來的,盡是令人心碎的壞消息。

「牠的左眼視網膜脫落,徹底失明,只有右眼可以挽救。」我的心往下沉。

還以為右眼尚有一絲希望,但手術後,牠像完全失明,連平日蹦蹦跳跑的樓梯,也無法行走,過幾天眼睛更腫起來,轉為灰白,本要進行的鞏固右眼視網膜手術要叫停,作緊急檢查。原來Yuki角膜潰瘍嚴重,佔了眼球四分一位置,像鏡片刮花了,看不見。

我們不肯放棄,獸醫說,眼睛可能是發炎,需要種菌才能確定,要馬上轉眼藥水,再看兩、三星期,是否可以做手術,力挽狂瀾。

回想把小Yuki抱回來時,牠才幾個月大,頑皮搗蛋,是家中頭號小偷,由麵包到五百元金牛,只要不小心落在地上,牠一個箭步,即據為己有,把其五馬分屍。如果你妄想和牠爭奪,只會落得一手Yuki牙齒印,血腥收場。

除了吃,Yuki對主人絕對忠心,每次我開夜車趕工,只有Yuki捱眼瞓通宵陪我。每晚放工,老遠聽到汽車聲,牠便會跑到門口迎接,把我當作巨星般歡呼熱吻。如果我出門公幹執行李,牠會淘氣地爬入行李箱中,賴死不走,等我狠心下逐客令。其後,不知就裏的Yuki會儍氣地夜夜待在家門口,等一個好久不會回家的人。

從前,我會嫌Yuki吠得太吵耳,太為食,太百厭。如今看牠伏在地上,了無聲色,只覺心痛無比。生老病死,人和狗都無法躲得開,只能傷心地接受。
潘麗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