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屬專欄:
其他專欄
專欄名稱:
好好過日子
作者:
李純恩

星期天,傭人放假,兩公婆在家不想做飯,便開車去大坑買外賣。如今晚飯沒有堂食,只能買外賣。從前這時候大坑人流暢旺,都是晚上出來覓食的人,處處滿座,如今則靜悄悄,隨時有車位泊車。食肆倒是都開着,家家等人上門外賣拿走。路上見得最多的就是食物外賣快遞那幾家公司的職員,進進出出,取了食物就用電單車飛馳而去,眼下這市道,就數他們生意興隆了。平時這類送...

詳細

在家避疫,朋友打電話來問在做甚麼?答曰看書。看甚麼書?《笑傲江湖》。人在家中不動,看《笑傲江湖》,正好使生活有一個反差。看書的時候,神遊物外,跟書中俠士一起在江湖上逍遙闖蕩,渾忘了足不出戶的困頓。於是心境也有了調劑。經典的逃獄電影《月黑風高》裏有一段,困在監獄的男主角被人問起寂不寂寞,他指着自己腦袋說,這裏面有貝多芬,有莫扎特陪我,怎麼會...

詳細

今年端午節跟鄭丹瑞在他的《健康旦》節目聊天,他請我吃陳慧儀出品的健康糭,一吃十分驚喜,不但用料健康,味道也出奇好。當時我跟阿旦說,這糭子實在應該提早推廣。阿旦說,健康糭如此好,不知是否可以做健康月餅。我說這事要問專家,專家就是陳慧儀。慧儀對各類食材都有研究,知道了這「健康月餅」的主意,說可以試用鷹嘴豆磨蓉代替蓮蓉,看看效果如何。兩個星期之...

詳細

星期三中午在中環辦點事,辦完餓了,想找個地方吃飯,這才想起從這天開始,香港全天禁堂食。一禁堂食,便沒地方坐下來吃飯,即使在食店買了外賣,在附近也找不到郊野公園,坐在馬路邊吃不但有礙觀瞻,若是給人說我在戶外公眾場合不戴口罩,真是百詞莫辯。結果只好一路餓着肚子,坐港鐵到銅鑼灣,再轉車回到家,這才填了肚子。中環一帶,在寫字樓上班的總算有個地方吃...

詳細

這天是星期二,朋友說要不要一起去餐廳「堂食一個午餐」,因為過了這個中午,新的防疫措施生效,全港餐廳飯店都禁止堂食了。在此之前吃個午餐,有紀念意義,我說今年以來,有「紀念意義」的事情實在太多,太多想不到的事情,前所未有,若要紀念,還真紀念不過來。結果我沒去吃「紀念午飯」。這個禁堂食的規定雖說只有七天,但七天之後會不會再七天再十四天真的不知道...

詳細

最新的限聚令頒佈了,出外聚會,由四人減到二人。朋友問我覺得怎樣,我說本來就不大約一幫人「歡聚」。平時見朋友,也多是單對單聊天,這段時間,大家更是「網上見」,真正碰頭機會極少,所以我無甚影響。唯一有影響的,是室外也必須戴口罩這一條,平時去鬧市如中環、銅鑼灣、尖沙咀等地我會戴口罩,但如行山拍照,天大地大,就不戴口罩了。如今行山,除了山中好玩,...

詳細

認識的朋友中,終於也有人確診中招了。比起天天看到一組中招人數的數字,似乎是感到一個病毒包圍圈在縮小,自己身處的安全區也愈來愈小。被確診的朋友雖然已有好久不見,但比起衞生防護中心每天宣佈的那一組數字,雖然她也是其中一個號碼,但突然就有了溫度。在瘟疫大流行的年代,全世界患者和死者不過都是一個數字號碼,唯有認識的人在其中,屬於他的那個號碼才好像...

詳細

上海朋友來電聊天,問我現在哪裏都不能去,悶不悶?我說一點都不悶,香港青山綠水,想要散心,往郊野公園走走,心曠神怡。我問上海情況如何,他說還算正常,出外遊玩吃飯都沒甚麼顧忌。我說前些天曾經想過,乾脆跟我家大婆飛上海,被隔離十四天,拿了個健康碼,那就可以到全國各地旅行了。若是那樣,索性大江南北玩它十個月,反正閒着也是閒着,反正處處有朋友,這日...

詳細

朋友這天看我寫「羅宋大菜」,來電聊天,問我有沒有去過北京的「莫斯科餐廳」,我說當然去過。這家老牌俄國餐廳就在北京動物園附近,仿莫斯科克里姆林宮的老建築,建於五十年代中國跟「蘇聯老大哥」最親近的時候,十分宏偉。「文革」的時候,那裏是高幹子弟聚餐之地,滿餐廳穿軍裝的紅衞兵,他們將這餐廳簡稱為「老莫」,能去「老莫」吃頓飯,很「人上人」的。二○○...

詳細

「太平館」開店到今天已經一百七十年,老闆徐先生為此在寫一本有關「太平館」歷史的書。寫這本書,除「太平館」之外,還會旁涉許多西餐在中國的發展史。這天,徐先生來問我,為甚麼從前上海人把西餐叫作「大菜」,把吃西餐叫作「吃大菜」?我說在我小時候,如果去西餐廳吃飯,就叫「吃大菜」,那時候,上館子吃飯已不容易,上的館子居然還是西餐廳,也就更是隆重其事...

詳細

閒來無事,在家整理舊物,翻出一包信件,是二十多年前吳宇森的來信。那時候雖然已經有傳真機了,但吳宇森還是會寄信給我。每次一寫就是六七張信紙,厚厚一疊,沉甸甸的。信裏說他在荷里活的工作和生活,在籌備甚麼新戲,幾時開拍,會用甚麼演員,對創作有麼演員,對創作有甚麼期許,跟美國電影人合作又甚麼體會。當然也會說說在美國生活的瑣事和讀書看報的心得,那時...

詳細

熱門: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