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甚麼都不是

  要出席一個講座,主辦單位的小朋友問應該怎麼介紹我出場,用「著名專欄作家」好嗎?我說可以,但不用「著名」啦,「著」不「著」名大家知道,要是不知道,「著名」也沒用的。

  其實,有的時候被人問到如何自我介紹,我也有些困惑。以前在報館工作的時候,人家問我是做甚麼的,答案很簡單,就是「副刊編輯」。但自從報館下崗之後,我做過很多事情,每件事情似乎都是一個職業,但真正的職業又不會一個人兼這麼多的,於是這些事情好像變得業餘了。業餘的事情,不能當正職來說的。但我又不能跟人自我介紹說我是一個業餘攝影師、業餘畫家、業餘電視節目主持人、業餘旅行家——諸如此類。唯有作家,倒是可以說業餘的,因為香港現在的作家如果不業餘而專業的話,可能要餓死的。所以,即使我有專業作家的水準,但我依然要在業餘來做這一件事情,所以,我還是個業餘作家。當然,有時去外國填入境表格的時候,我在「職業」一欄裏會直接填上「writer」,而非「Part time writer」,以防人家入境處懷疑我去打黑工而拒絕我入境。

  所以,關於「自我介紹」這件事,一直困惑着我,在一些應酬場合碰到陌生人,人家問我是做甚麼的,有時我乾脆回答:「我也不知道我是做甚麼的。」然後又常會有些朋友馬上自告奮勇跟陌生人介紹我做甚麼,令人覺得我好像一身才華一樣。但是我總記得好像是一個內地導演說過的話:「要不是生活所迫,誰想展現一身才華!」終於有一次,替一間地產公司做攝影展,市場推廣部的朋友大概也困惑於不知如何介紹我,便想了一個非常高大上而又模棱兩可的頭銜給我,叫做「生活藝術家」。這實在太好了,好就好在一聽這稱呼,好像是甚麼,其實呢,又甚麼都不是。這就如魚得水了。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