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清貴臘梅

  周末到太古廣場,逛超級市場的時候竟然看見花店裏有金黃色的臘梅,栽在小花盆中,雖然不茂盛,賣相也不佳,但這還是四十年來第一次在香港見到臘梅——曾有讀者告知香港也有臘梅,但看了照片才知道不是我說的那種——十分高興,忙將鼻子伸到花朶前,深深吸一口氣,清香無比。

  這陣嗅覺的記憶,馬上把我帶到冬天有臘梅盛開的地方,比如成都的杜甫草堂,大門進去,通道兩旁種滿臘梅樹,隆冬季節臘梅怒放,金燦𨮏一片,空氣中暗香浮動,若還飄點雪,意境就更佳了。

  前些日子住在上海的台灣朋友發照片到網上,他家花園裏的臘梅花開了,星星點點,看得羨慕不已。

  中國人喜歡紅梅傲雪,大力稱讚,但紅梅不及臘梅清雅。臘梅的那一份貴氣和清香,是紅梅遠遠不及的。到了冬天,家裏若插上一枝臘梅,一間屋子頓時就清貴起來。這也是小時候的記憶,每年大年卅,曾外祖父總要去城隍廟的廟會轉一圈,回來的時候除了給我買些玩具,一定還會買一紮金黃臘梅,插在高腰花瓶之中,半夜清香入夢而來。

  內地許多地方都盛產臘梅,冬天在各地花店都看得到,但臘梅枝硬花嫩,幾次想買了帶回香港,想想旅途顛簸,不便攜帶,便都作罷了。這天在太古廣場花店所見,都是盆栽,略顯稀落,過些天再去看看,若能開多點花出來,就買它兩盆回家過年了。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