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冰天雪地

  這天是農曆二十四節氣的「小寒」,照理論,「小寒」雖有一個「寒」字,但也總是寒了。只是這天香港氣溫二十二度,在外走一趟,身上還微微冒汗。這天上海的氣溫也是二十二度,上海人就覺得熱得反常了。所以,真正想感受一下冬天的寒,還是要去北方。小寒前一天,北京迎來今年第一場雪,銀裝素裏,非常漂亮,北京人拍了照片都往網上曬,結果曬得滿網都是,外地人受不了了,就說笑中國沒見過雪的原來是北京人。

  前一天晚上吃飯的時候還跟朋友說幾年前的冬天去哈爾濱拍東北虎照片,那天正好是「三九」的第一天,全天最高氣溫零下二十七度,到了晚上零下三十二度。拍照的時候是上午,大太陽,但那陽光照在身上一點熱氣都沒有。哈爾濱旅遊局讓東北虎園開出一輛大巴士給我用,巴士沒有暖氣,但在裏面奔前奔後拍老虎倒也不覺得太冷,等到後來走出巴士到了室外,才領教真正的寒冷滋味。但那是一種很好的體驗,偶然一試,豐富人生。

  朋友去了芬蘭過聖誕,冰天雪地,拍回來的照片漂亮之極。北極圈是我的嚮往之地,自從去南極拍照企鵝之後,我就一直想去北極圈裏拍北極熊,但一直未有成行。於是就去買書看,看從前歐洲探險家去北極探險的書。那時候的探險家都有很好的文筆,在照片還不普及的時代,他們用文字和繪畫描述自己到過的地方,細膩的文字,從大自然的風光到當地風土人情,都可以寫得扣人心弦。這一類的書是很好看的,譬如佛瑞德約夫‧南森(Fridtjof Nansen)的《極北之旅》,克麗絲汀安‧里特(Christiane Ritter)的《一個女人,在北極》都十分精采,有興趣不妨買來一讀,讀過了不會當去過了,而是心癢起來,不知哪一天,就真正踏上旅途了。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