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炒鹹蛋

  疫情嚴重,無事少出門,整天待在家裏,特別容易餓。

  按理說人在家裏,運動不多,本來不容易餓,但事情就是這麼出乎所料,待在家裏不出門,無所事事,就想找東西來吃,若忍着不吃,一會就好像很餓了。就像前天晚上,時近午夜,突然就覺得餓了,想忍着不吃,但過了一會就忍不住。於是進廚房,見有剩飯,還有流黃油的高郵鹹蛋,便用開水泡了一碗飯,剖了一隻鹹蛋。鹹蛋油份十足,蛋黃豐腴,蛋白鹹鮮,吃得大樂。

  有一次跟一位內地來的小朋友說起鹹蛋,原來她從小吃現成的鹹蛋,也就是買回來已經是熟的,打開就可以吃,竟不知鹹蛋是由生煮熟的。聽她這麼一說,就想起美國的小孩子,從小吃超級市場的冰凍雞,有許多竟不知道雞有雞毛的。可見生活已經方便得令人疏忽常識了。

  說起生的鹹鴨蛋就想起我爸。我爸不大會做菜,但他會炒鹹蛋。那時候他跟我媽在廣西工作,我從上海去看他們,吃飯的時候,我爸常常炒兩個鹹蛋下飯。炒鹹蛋跟炒鮮蛋一樣,起個油鍋,把生鹹蛋倒進去熱炒就是,只是蛋黃硬,沒得跟蛋白一起打勻,要一邊炒一邊碾碎,炒好之後鹹鮮美味,十分下飯。除了我爸,還沒見過誰如此炒過鹹蛋,這道菜不知是不是他自創的。說到這裏,真要找一天去買幾個生鹹蛋炒一碟吃吃,看看能不能找回小時候的味道。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