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非常時期

  兩位朋友同是一家大公司的高級管理人員,最近公司要大家在家上班,萬一有事要回公司,像他們這樣的公司高層不可以同時在公司出現,要事先取得共識,輪流回去做莊。聽他們這麼一說我就發笑,這就像許多有錢人一家人出外旅行要分開坐飛機一樣,生怕一鑊熟。

  這自然也是公司想得周到的地方,看看歐洲有些國家的政府,接二連三有人中招,真是叫人心驚膽跳,弄不好,一個政府就毀在這場瘟疫中了。

  對於疫情,誰都不可以掉以輕心,所以有些地方打熬不住說要復工,其實存在着很大的風險。尤其是許多傳播者本身沒有任何徵狀,病毒潛伏期又長得出乎意料,真是防不勝防。許多地區貌似控制了疫情,但有沒有真正控制住,還有多少潛伏帶菌者,只有天曉得。如在這個時候貿然鬆懈,高唱勝利凱歌,極可能又往危險處跨進一步,疫情隨時回頭。

  這天打電話給一個老友,本想約他出來聊點事情,不料他說前一天跟一個朋友吃飯,隔天這個朋友從英國回來的兒子被驗出中招,孩子的爸媽被隔離,我這位老友負責起見也唯有自我隔離起來。隔了幾天打電話去問候,他說他朋友驗過了,結果顯示是陰性,沒有被兒子傳到。於是我的老友鬆了口氣,「出獄」了。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