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坐飛機這一關

  朋友在香港困了兩個月之後,終於又要坐飛機出差了。

  現在坐飛機是很大一件事,光是想想在飛機上的「裝束」,已令人頭痛不已。

  今時今日,如果你以為上飛機只要戴個口罩,那就太天真了。就像我這位朋友,應公司要求——是的,現在一些公司對屬下坐飛機的裝束都是有要求的——她得戴口罩戴臉罩,身上要穿透明雨衣,手上會戴手套,把自己包嚴實了,才教大家放心。是的,今時今日,嚴格把自己包裹起來,除了自身安全,更重要的還是要令一起坐飛機的人放心。

  但放心不等於不難受。雖說是「小心駛得萬年船」,但光是聽聽這一身打扮,就可以想像這一程飛機坐得有多難受。不但自己難受,坐在旁邊的人也難受,大家都知道穿成這樣是不得已,但也不會因此而舒心。所以,真是萬不得已,不去受這個罪。

   兩個多月前我從布吉島飛回香港,只是全程戴着口罩已很不舒服,在飛機上看一場電影竟睡着三次,可見缺氧程度。那還叫兩個多小時的短途飛行,要是飛歐洲,飛美加,不用試,想想都令人裹足。若是還要把人包成防化學武器攻擊一般,即使我再喜歡旅行,也老老實實待在家裏,等疫情徹底過去再動了。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