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沒甚麼要甚麼

  會所的網球場終於重開,球友們奔走相告,廣傳喜訊。說來也真是可憐,一場瘟疫,搞得原來以打一場網球為人生樂趣的人,因為網球場關閉,無聊得失了生趣。

  若說運動,待在家裏也可以做運動,但打球除了運動之外,也是人際交往。一群朋友,到時到候球場相見,打球、打牙骹,有的一星期一次,有的一星期三五次,與其說是鍛煉身體,不如說已成了生活習慣。習慣到球場,習慣見到那幾個熟人。見的時候也不覺得有甚麼特別,但不讓見了,猶如阻斷了生活習慣,渾身不自在。

  許多事情都是這樣,讓你做你未必做,不讓你做,就非常難受。就像平時你不會整天用手揉眼睛搓鼻子,但跟你說,不許揉眼睛搓鼻子,你的眼睛和鼻子就突然癢了起來,不揉不搓,難受得要命。這也是最近許多人的感受,這一段口罩蒙臉的日子,不知有多少人強忍着不揉眼睛不搓鼻子,癢得要命,以前就是沒有這麼癢。

  出去吃飯也是,平時未必會約超過四個人,但限聚令一出,每次吃飯不是五個就是六個,尷尷尬尬,不知如何是好。現在好了,可以八個人坐一枱吃飯了,但是,嘿嘿,你會發現,約來約去也就三四個,想多找一個都難。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