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不過是找個自在地方

  安徽一個小偷,剛坐了一年半監牢,放出來之後,又連續犯案,又被抓起來。在法庭上,他不但不求情,還要求法官重判。因為上一次一年半判得太輕,時間太短,他在監獄裏縫紉才學了一半,希望這些坐得久一些,可以把縫紉技術學到家。

  這事自然成了新聞,有人說這小偷可憐,在外生活不易,進了監獄起碼吃住不愁,還能練出一門手藝。聽起來像人生悲歌。

  這人為甚麼想坐牢,真正的原因大概也只有他自己知道。這倒令我想起香港一對知名男女,同居十幾年,時常吵得天翻地覆,驚動朋友,但就是不分手,到了後來,還正式結婚。婚後日子照樣不好過,卻也不離婚。再後來,男的在外遇到了第二春,這才分手收場。但分手之後,百般不自在,特別想念之前的生活。

  於是就有朋友說,這男的前就像一個坐了十幾二十年牢的人,雖然不情不願,但坐牢已成了生活習慣,對外面的世界反而不能適應了。所以拖拖拉拉就是不敢分手,生怕分了手,放了「監」,自己一人不知如何活下去了。

  籠中鳥做久了,打開籠子也不會飛了。安徽那個小偷積極爭取回到監獄去,也可作如是觀,本來就應該哪裏自在就在哪裏待着嘛!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