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遠離左膠

  一個美國女人,在公園裏跟一個美國黑人爭執,報警的時候在電話裏形容對方是一個「非洲裔美國男人」,由此掀起了「種族歧視」的風波,在網上遭聲討,結果還被公司以「種族歧視」為由炒了魷魚。

  這個女人可能有點冤枉,因為她跟警察說面對的是一個「非洲裔美國男人」,不過是一種事實陳述。這個陳述並沒有歧視的意思,或許她只是想跟警察把情況說得具體一點。在這個陳述中,不帶主觀意見,比如「他是個髒兮兮的非洲裔美國人」之類,所以看不出有甚麼歧視不歧視。

  那個男人,確實是非洲裔美國人,也就是我們說慣的美國黑人。這跟說「華裔美國人」是一樣的道理,只是在說事實。但是在今天美國的左膠思潮之中,見了黑人,不能稱「黑人」,不然即使那個黑人不覺得被冒犯,其他的白人、黃人、紅人也會指責你種族歧視。那個被公司炒魷魚的女人,就是這麼中招的。

  見了黑人,不能叫「黑人」,當然也不能叫他白人,更不能叫他「顏色人」,最後,只能稱他「那個人」。這種禁忌,都是覺得自己有大愛的白人訂出來的,結果被搞死的,也大多是白人。弄出這種禁忌的人不但不講事實,連道理也不講。他們為了所謂的「公平」,把許多本來公平的事情——比如說將一個黑人稱為「黑人」——變成不公平,然後再表演如何去糾正這種「不公平」,然後宣稱替人類爭取了公平,頭上亮起了道德光環,把自己當成救世主了。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