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口水流了一地

  老同學孝如約吃飯,上一次一起吃飯已是三個月前。現在日子過得快,本來以為大家經常出差忙碌時間才過得快,不料這半年都呆在香港哪裏都不去,時間也都飛快地從指縫中漏了過去。

  我們在上海讀書的時候同桌,共同嗜好之一就是一旦口袋裏多幾毛錢就會去享受一頓飯或者一碗麵。那時候窮開心,但對於食物特別有研究,可以講出一桌好菜,每一道都精細講究,嘴上談兵,口水直流。

  這個習慣我們維持到今天,天下大事當然是話題,但中間仍有美食插曲。這天我們約了吃意大利菜,就從意大利各地美食說起,說在意大利旅行途中遇過的哪些吃了念念不忘的東西。

  然後不知如何跳到了中國江南,我說若不是到了當地要隔離,這時候真想去杭州住段日子。孝如卻說想去蘇州住一個星期,天天早上找家特色麵館吃碗麵,這時節「三蝦麵」應市,真是想起來都流口水。於是我們將蘇州一條觀前街的美食數了一遍,從「黃天源」、「采芝齋」說到「松鶴樓」,小吃大菜,有味覺記憶的都沒放過,當然也少不得「石家飯店」的「䰾肺湯」和「醬方」。

  於是嘴裏嚼着意大利粉,口水全流到蘇州去了。

  於是約好,等疫情過後,一齊飛一趟蘇杭,走一趟江南味覺之旅。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