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閒心

  疫情加重,為保自家平安,也為社會安寧,盡量在家做寓公。在家也挺忙,東看西摸,零零碎碎,很快就打發一天。如有靈感,還可以畫畫,想起前些天去海洋公園拍了不少動物照片,畫在紙上也很有趣,於是便畫了金絲猴和小熊貓。然後想起以前拍的那些動物照片,有的在非洲拍的,有的在南極拍的,有的在中國大山裏拍的,翻出來看都不錯,化而為畫可成專集,於是就忙了起來,天天在家畫動物,人見得少了,多看看動物另有意趣。

  我在家中飯桌畫畫,每次畫前先要佈陣一樣把紙墨顏料搬出來,畫到吃飯時候便收攤。這時候特別羨慕那些有間畫室的朋友,最羨慕就是他們在畫案上鋪開了筆墨顏料便長期放着,只要有靈感,坐下來就可以動筆,畫一半放在那裏,明天繼續。與之相比,像我這樣畫畫又要開檔又要收攤;實在有些麻煩。

  話雖如此說,有閒心閒遐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是一件開心的事情,如今有閒遐的人不少,但有閒心的則不多。閒遐必須有閒心配合,做起自己喜歡的事情才真正開心。不然心中不定,這閒遐就成了煩人的日子。這天在YouTube上看國畫大師李可染的紀錄片。李可染對藝術追求極為嚴格,畫出來的畫稍不滿意就撕掉,故有「廢畫三千」之稱。他太太說,其實李可染扔掉的畫何止三千,她總是廢物利用,將丈夫不要的畫裁開來當廁紙用,他們家二十五年沒有買過廁紙。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