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最難忘的羅宋大菜

  朋友這天看我寫「羅宋大菜」,來電聊天,問我有沒有去過北京的「莫斯科餐廳」,我說當然去過。這家老牌俄國餐廳就在北京動物園附近,仿莫斯科克里姆林宮的老建築,建於五十年代中國跟「蘇聯老大哥」最親近的時候,十分宏偉。「文革」的時候,那裏是高幹子弟聚餐之地,滿餐廳穿軍裝的紅衞兵,他們將這餐廳簡稱為「老莫」,能去「老莫」吃頓飯,很「人上人」的。二○○二年我第一次組團去北京旅行,就安排了一頓飯在那裏吃,羅宋湯、牛油雞卷、罐燜牛肉,吃得七十個團友興高采烈。

  我跟朋友說,令我印象最深的一次「羅宋大菜」,是小時候四五歲在上海,那時正逢中國三年大饑荒,全國鄉下不知餓死多少人,生活在大城市的人也天天以菜粥裹腹,肚子裏油水刮都刮不出幾滴。有一天晚上,家中大人們突然很興奮地說第二天去吃「大菜」,要早起。這真是不得了的事情,全家人幾乎當晚都沒睡着,第二天天還沒亮就起牀,冬天寒冷,個個穿成糉子一樣出門。那家西餐廳離家不遠,我們到那裏時門口已排着大隊,大家在寒風中等開門,人人面有菜色,心裏熱得滾燙

  然後就開門了,魚貫而入,坐定之後,「大菜」就來了,每一客一碟羅宋湯兩塊麵包。如此而已,別無他物。滿餐廳響起了喝湯聲,嗒嘴聲,一屋子羅宋湯味,令人激動不已。半個多世紀過去,我還記得這一頓振奮人心的「大菜」,記得從前一晚興奮到翌晨的刺激,記得晨光中排隊的人影,記得那一屋子的羅宋湯味,記得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那盛湯的碟子太淺。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