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日子不一樣了

  朋友的工作要香港和內地兩頭跑。現在不論到內地還是回了香港,都要十四天隔離,兩頭一跑,就二十八天過去,還好公事可以在電腦上完成,開會也在電腦上見面,這工作還不算耽誤得太多。前些日子,她從內地回來,隔離了十四天,可以出關,打電話來約見面,說可以一起吃飯了,見我常常往山上走,說也可以約着一起行山了。那感覺,真像放監一樣。

  香港有許多像這樣兩地飛工作的人,他們像候鳥一樣,星期一飛去內地,星期五下午飛回香港。以往在上海、北京等大城市的機場,只要逢星期五下午,在機場一定會碰到許多這樣的「候鳥朋友」,商務艙休息室裏,常常滿座,然後一班一班飛機回香港。若是星期一的早上,同樣的情況則在香港機場出現。

  今年以來,因為疫情,來回都要隔離,這些朋友被迫減少了飛行,以往每星期要飛的人,現在都會在一個地方堅持一兩個月才動身,不到萬不得已不飛,畢竟工作和家庭都需要他們,但十四天的隔離期是個障礙。醫學專家說如無意外,明年一年都會維持現在的疫情措施,看來這些「候鳥」也只好改變了工作常規。其實經過這一次瘟疫,人類的許多生活習慣都會改變,以後,日子都不一樣了。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