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事事如意

  中秋節前,上海朋友說果農告知,今年最後一批黃桃已經收成,他買了一批,準備了一盒給我,但上海速遞不肯往香港寄生果,問我有沒有辦法。我說哪有甚麼辦法,唯一的辦法就是不吃他的桃子。

  不料這話才說完,香港有朋友送來一盒日本柿子,失桃而得柿,照樣歡喜。這才想起,現在也是柿子收成之時。十年前在內地拍《李純恩大食遊》,拍到山東,正是這個時節,當地朋友說附近有個柿林,可去看看。於是拉隊過去,只見山坡上好大一片柿子林,熟透的柿子色澤亮麗,掛滿枝頭,在夕陽照耀之下,紅光閃耀,十分漂亮。那地方也讓遊人採摘,柿子樹下備了高櫈,爬上去隨意摘柿,摘了就吃,真是爽快之極。

  柿子分軟柿和脆柿。軟柿剝開皮可用調羹挖來吃,甜美多汁,其中還有一塊塊的「舌頭」,嚼起來滑膩又帶彈性,這樣的柿子最好先在雪櫃中凍一下,吃起來甜美加倍。脆柿則爽脆甜蜜,完全是另外一種口感。兩種質地的柿子都有擁躉。柿子也常在中國畫中出現,像吳昌碩、齊白石等大畫家都喜歡用它入畫,一畫畫一堆,然後取「柿」的諧音,叫作「事事如意」,意頭好,喜歡者眾。

  柿子雖好吃,但屬性寒涼,腸胃弱的人點到即止,多吃可能受不了。尤其在吃了大閘蟹之後,若再貪吃柿子,隨時會去幫襯醫生。切記切記。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