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家輝來電

  那天在樓下茶餐廳吃下午茶,想起以前許多朋友在這裏出現,其中一個是梁家輝,那時候他一對雙胞胎女兒在附近讀幼兒園,他常常接送。在等女兒放學的時候,就會跟一些學生家長坐在茶餐廳喝咖啡,那幾個師奶喜歡打羽毛球,熱情邀請,盛情難卻,家輝那時候,常在羽毛球場上跟師奶們奔來跑去。我的小說《黑社會爸爸》裏有一段黑社會大哥跟女兒同學的媽媽們打羽毛球的情節,靈感便來自於此。

  正想得出神,電話鈴響,一看來電者,竟然就是梁家輝,世事巧起來真的鬼使神差。

  我跟家輝說,我們大概有一百年沒見了,今天剛想起你,電話就來了。是不是最近見有認識的人死了,打個電話來看看我還在不在?家輝笑說,一百年沒見了,你還這麼口賤,我說口賤筆健,兩相得宜,不改了。

  好朋友便是這樣,雖然許多年不見,一搭上嘴還跟昨天一樣。家輝說,久未聯絡,想到疫情肆瘧,特地打個電話來問候一下,希望一切安好。於是互道近況,慶幸大家都平安無事。這一年來,少去人多的地方走動,要活動也都往山上行去,我陪老婆,他陪老爸。聽說我閒在家裏的時候會畫畫,家輝說他現在家裏也會寫大字,如此時局,多些閒情逸趣,日子容易打發。聊了一會,說起一個最近「英年早逝」的朋友,我說我們應該無事常相見,他笑說不是怕不見不見,就靈堂見了。我說是呀,但也應該在靈堂見之前先見見,起碼記住個近期的音容,不然到時就說不上甚麼「音容宛在」了嘛!言畢大笑,愉快收線。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