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有些人要限聚

  跟朋友在外吃飯,終於達到了叫菜沒有困難的人數,這飯也吃得容易了。在此之前,限聚令只給兩人吃飯,每次吃飯都十分頭痛,尤其吃中餐,兩個人能叫得出甚麼花樣?還不如吃快餐。後來加到四人,稍為好一點。現在可以六個人吃飯了,鬆動了許多,叫起菜來都容易,都可以叫得比較像樣。

  然而在這個時候,我們又說起經過這一年多的時間,可以約出來吃飯的人也減少了。因為先有政治成見,後有疫情肆虐,大風大浪之後,忽然發現很多人其實是蠢得不能做朋友的。跟壞人不能做朋友,跟蠢人也不能做朋友。經過了這一年多,你會發現,即使是一些社會的精英,竟也其蠢無比。這種蠢,在太平時勢中隱藏得很好,沒能察覺,但一到非常時期,就爆發出來。當你見到一些人突然之間蠢得不可理喻,蠢得令人倒胃口,那就沒有再交往的興致了。

  於是你就把一些人剔出了通訊錄,不與之來往。這並非因為甚麼政治顏色之分——蠢是不分顏色的,或者說愈分顏色愈蠢,這也不是因為疫情觸發了一種神經質,令一些人成了相信甚至宣揚各種秘方的「抗疫專家」,而是終於有機會叫你看見這些人蠢相畢露,蠢不可耐。如果還與之為伍,太浪費生命,那就算沒有限聚令,也要自我限聚了。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