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老朋友

  自從老友梁天偉從樹仁大學退休之後,一直說要吃頓飯聚一聚,跟他舊同事孫天倫和黃仲鳴約了好久,終於湊齊坐下來。

  我們四個人都頗有淵源,最早認識的是心理學家孫天倫,那時我做雜誌記者,常找她做訪問,她診所裏有各色人等,記得有一個自認皇帝,「上完早朝」去看病。天偉是傳媒人,所以也認識了幾十年,看着他兒女長大。黃仲鳴是我在《明報》主理副刊的時候,想找人寫一日完的短篇小說,查先生就叫我找黃仲鳴,說他是短篇能手。這一說,也近三十年了。

  如此四個老朋友坐在一起,話題真是「穿越古今」,在如此迅疾的網絡年代,幾十年前已是古時候,世界轉變,許多人也都不在了。好在大家依然還在一個圈子裏,尤其是他們大學教書,接觸的都是年輕人,所以我們的話題既與時俱進,也牽得到前塵往事。「從古時候」走過來的人,經歷總是豐富的,有趣的事情和記憶都特別多,只要記性不差,說着說着,也都像在說昨天一樣,十分親切,很近。

  前些日子一個朋友跟我說「人生苦短」,我說人生不在長短,只要遇過有趣的事,認識有趣的人,一輩子有些深刻美好的回憶,或者你本身就是人家的一個深刻美好的回憶,那人生即使不長也沒甚麼關係。反之,一輩子心裏不痛快,那就要埋怨「人生苦長」了。處世如此,交友也一樣,一定不能無趣,否則怎麼交往幾十年?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