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親疏有別

  關於疫情的新規定是從廣東和澳門回港的香港人可以免去十四天隔離期。但香港人在全國各地工作,比如要經常往返上海香港工作的香港朋友聽了特區政府這個新規定,就覺得很徬徨。

  這一年來,需要經常往返香港和內地工作的朋友,最頭痛的是這十四天的隔離期。本來他們每星期往返,後來改到兩個月往返一次,兩頭都要隔離十四天,一來一往就是二十八天。也就是說,即使兩個月往返一次,前後也要花三個月時間。

  有個朋友從倫敦回來,隔離十四天,在香港一個星期之後又要飛上海,又隔離十四天。在上海工作了十天,因為香港有個展覽在半個月之後開展,必須參加,所以又急急趕回來,到第十五日出國,剛剛趕上展覽。前後隔離三次,一個半月時間都在隔離。這種日子再過一年,大概有一個季度都在隔離。

   如今,廣東和澳門之外的香港人心情十分複雜,如果沒有廣東和澳門的寬限,沒得比較,他們不會如此患得患失。但一比較,心情便加倍沮喪。這大概也是所謂的「大灣區」第一次令香港人羨慕,這就想起在「文革」的年代,全國其他地方的人偷渡來香港,若被抓到,罪名叫「叛國投敵」。但廣東人從廣東偷渡香港,抓到了就叫「叛國投親」,罪減一等。真是親疏有別,今天似乎還一樣。

李純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