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過日子——臘梅花開

  這天大婆跟我說在一個購物網站看到有賣臘梅,我便讓她馬上落單。

  在香港生活了四十多年,不知多少個冬天想在家裏插幾枝金黃清香的臘梅,但香港好像全世界甚麼花都買得到,就是沒有臘梅。這事我曾經在專欄裏提過,有熱心的讀者告訴說香港也有臘梅,還傳了照片給我,一看卻是此臘梅非彼臘梅,跟我說的是兩回事。有幾次冬天在內地旅行,見到花店裏有臘梅賣,很想買幾株帶回香港,但臘梅枝硬花嫩,一路闔碰,等到家時,大概花蕾盡落,只剩枝幹了。只能作罷。

  這就是現代物流的好處了,竟然在香港也可以有臘梅花送上門來。

  那天在家插臘梅花的時候,想起小時候在上海,到了年三十晚上,曾外祖父就會穿上棉袍戴好耳套去城隍廟的廟會逛一圈,回家一定會給我買幾樣玩具,還有就是一束臘梅。這就是對小時候寒冬臘月的深刻記憶之一。金黃色的臘梅花,滿室浮動的清香,一直是我在香港尋找的一種記憶情趣,四十多年後,竟然家裏插上了一瓶臘梅,心中十分欣喜。這天陽光十分好,便把一瓶花枝拿到陽台上拍照,雖然寥寥幾枝,硬是拍出了一個臘梅林的氣勢,花還未開,已經樂不可支。

李純恩


hd